土豪,小妞

我说,我有个美女朋友,她是做仓储红酒的,现在主推就是赞托斯,客户遍布山东、江苏,前几天还给我发了条信息:出来才知道市场有多大。

他问,你喜欢喝什么?

我说,咱俩一瓶小糊涂仙吧?我觉得这酒比茅台好喝。

他说,可以。

我说,多体验美才能懂美,赞托斯的设计就非常美,简约大方,董酒的设计我也很喜欢,小糊涂仙也不错。

他说,酒鬼。

我说,对,对,对,黄永玉的作品。

他说,我大学读的工业设计,那时学校里有个客串教授,疯疯癫癫的,你知道他上课怎么上吗?在操场上上,去车企借车,从汽车到自行车,法拉利、兰博基尼、哈雷、闪电……(据说,中央美院有些院系就这么上课。)

我问,人家为什么愿意借车给他?

他说,教学生呀,谁不愿意借?这才是品牌效应,美的就是美的,绝对不一样的感觉。

我问,你为什么不骑哈雷?

他说,我很喜欢哈雷的设计,包括宝马的拿铁,但是在外观与操纵感上,我更倾向于操纵感,所以我选择了水鸟,若是泡妞肯定是拿铁给力,帅嘛!

我说,听口音,你是西北人?

他说,马踏飞燕。

我说,武威。

他问,去过吗?

我说,去过,你们那里的葡萄酒也是一大产业链。

他说,没搞好。

我说,前几年葡萄酒节我还去过,说是与波尔多同纬度。

他问,你去玩还是?

我说,也玩过,也工作过,汶川地震后,我在灾区待了半年,然后随着支教队伍到了民勤县,那里有个庄园叫啥来?

他说,瑞安堡?

我说,对,对,对!反正那地方很穷,你要是看看卫星地图,都产生恍惚感,仿佛自己生活在沙漠里。

他问,支教有意思吗?

我说,我是炊事班的,我对登讲台没有兴趣,我是看一群大学生的表演,校园是新的,教学设备也很先进,有电脑,有投影仪,但是都被锁起来了,平时几乎不用,貌似也没人懂得怎么用?

当时,我跟这些支教的大学生讲:咱就是来体验的,来换位观察的,不要试图去改变什么,同时你们也是一个窗口,让孩子们观察世界,你们彼此是平等的,你不要带有救世主的心,就是平常心,你我都是试验品。

这些大学生挺有意思,总是试图去启蒙孩子,让大家跳出课本去思考。

结果,学生们全傻了。

问,你们想不想去北京?想不想出国?

答,想。

大学生们仿佛被感染了,看吧,他们是有求知欲的,可是你布置了作业他们完成不了,纠结不?

还有,就是这些孩子学习真不行,很多东西他们压根就没见过,你怎么让他们思考?与城里的孩子真是差了一代人,若是读课本还可以,只要你让他们想,让他们提问,就完了。

我属于里面比较调皮的,毕竟我年龄大,跟老师们混的也好,老师私下里就跟我讲:这里的孩子不争气,脑子不太好使,不要期望太多。

不用初三,大部分就辍学了。

大学生们很痛心,不断地感叹,中国教育到底咋了?

我觉得你们真是大惊小怪,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是当年发生在我身边的,跟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现在多数都在家种地……

我们去家访。

家里穷的,基本上只剩老人与孩子,爸爸妈妈都在外面打工。

我看待这一切,仿佛都很麻木,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?世间百态不就如此吗?有穷有富,有前卫有落后,谁也不要试图去改变谁,为什么你们总想着去改变别人呢?

所以,支教的一些大学生就看不惯我,觉得我冷血。

好吧。

他们看这一切都觉得好陌生,中国竟然有这么穷的地方,而我看这一切呢?感觉好熟悉,因为这一切我都经历过,我们小时候,基本上一年就是一双鞋,甚至连袜子都没有,所以我做梦总是梦到没有鞋子。

现在,偶尔也做类似的梦,我每次这么说,女读者都要给我买双鞋子。

为什么我们今天如此的贪婪?就是因为穷怕了,为什么对孩子如此的纵容?也是穷怕了。

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。

毡帽说,我觉得你是觉悟之人。

我说,没有,没有,依然功利,说了不怕你笑话,我现在连县城的户口都没有,这都是我阶段性的梦想,我现在接触10个人,其中9个是初中毕业生,包括我接触的亲戚朋友里,貌似就我姐姐跟我是读过高中的,你能理解我所处的高度不?

他问,你觉得什么能改变中国教育?

我说,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,解决不了经济问题,哪怕再出10个马云来扶持乡村教育也白搭,因为父母眼界上不去,儿女眼界一定也上不去。马云的计划是蛮牛B的,开阔乡村教师的眼界,那么自然也会顺势改变孩子的眼界,在一定程度上能优化乡村教育,但是治标不治本。

他说,我父亲是武威人,我母亲是绍兴人,我母亲是军人。

我说,兰州军区。

他说,是。

我问,你留学过?

他说,是。

我问,哪个大学?

他说,芝加哥大学。

我问,学的什么专业?

他说,天文系,硕士。

我说,李政道。

他说,对,张钰哲也是,我从小就喜欢天文,我父亲就是一个天文爱好者。

我问,你认为英语重要吗?

他说,我认为重要,我看过你写的论调,有道理也没道理,若是不出国,英语的确是屠龙术,若是出国呢?那就是如虎添翼。

我问,你现在主要做什么?

他说,毕业后我在奔驰工作。

我问,是研发?

他说,销售,主要是货车。

我问,中国货车与奔驰货车的差距有多大?

他说,至少20年吧,就是说,2037年中国造出来的货车可能跟今天奔驰货车水平差不多,其实我说的比较保守,中国货车是简陋的、粗糙的。奔驰货车可不是,那是先进技术的体现者,例如空气悬挂、液力缓速器,这些都是先用在高端卡车上,后来才设计在乘用车上,奔驰S上的很多技术都来自奔驰卡车。

我问,为什么厂家会花大价钱研究新技术呢?

他说,奔驰一辆货车动辄百万,高价格、高毛利,从而有资金去研发更多的新技术,国内厂家由于技术积累的原因和低毛利的因素,只能做出适用于中国市场的低端车,从而形成了恶性循环。

我问,你如何看待汽车行业抄袭?

他说,老百姓都是反对抄袭的,但是抄袭才是学习的捷径,不仅仅外观要抄袭,技术要抄袭,管理流程也要抄袭,检验标准也要抄袭,什么都抄袭,那么我们才能进步,若是非要逼着车企搞自主研发,那就是死路一条,中国重汽有两次大跃进,全是抄袭的结果,一次是斯太尔、一次是MAN。

我问,你感觉中国机会在哪里?

他说,互联网技术,不知不觉中,其实已经是站在世界之巅,你在国外体验一下银行业务、快递业务、外卖业务,你就知道中国的互联网有多牛B了。

我说,所以我说,等我们的娃长大,可能不需要留学了。

他问,你如何看待虚拟货币,例如比特币、ICO之类。

我说,我这个人属于保守派的,看电影也是如此,等大家都看过好几年了,我可能才翻出来看看,我不喜欢尝鲜,包括吃饭也是如此,去外地,我从来不点当地菜,我觉得每个人都要清晰地认识自己,认识自己的长板、短板,既然我不是一个激进者,不是一个冒险者,那么我就不会去尝试这些,所以比特币、ICO,我无法评价,因为我不会试,也不会碰。

他问,如何看待李笑来带着大家一起玩ICO?

我问,你投了吗?

他说,投了。

我问,亏了,你会恨他吗?

他说,不会,但是可能有一丝不愉快,目前正在排队提现中,我投资纯粹是为了学习,想了解一下这是个什么玩意,主要是看好了他的众筹属性,也蛮心疼李笑来老师的,感觉他掉坑里了。

我说,粉丝们若是通过ICO赚到钱,可能未必会对李笑来老师说声谢谢,若是赔了钱,那能组团杀了他,但是从长远来看,赔钱的概率是大于赚钱的,这本身就是一件高风险的事,另外事情搞得太高调了,自然会有人出来监管,其实我心疼的不是李笑来,而是罗辑思维的粉丝被当韭菜割了,最心疼的应该是罗胖,但是他又什么都不能说,因为人是他喊来的,貌似几天搞了1.85亿?

他说,是的,美金。

我问,你亏了多少?

他说,亏多亏少无所谓,本身就是抱着学习的心态。

我说,我经常带队旅行,我属于集权式的,就是不管什么事,一般都是我一个人说了算,大家偶有怨言,但是也会服从,团队从来没出现过撕B之类的事,后来有队友自己组团出去旅行,搞民主,意思是什么事都要投票,结果呢?中途可能就散了,国家货币全是集权式的,数字货币全部是民主式的,一句话,把大权力交给老百姓时,就是毁灭的开始,货币属性必须由国家管控,管控不仅仅是管还有控,就如同汽车里的防爆胎一样,即便是扎了轮胎,依然能跑,这就是国家的作用,是泡沫就会有伸有缩,为什么中国楼盘没崩?原因就是有这双无形的手在支撑着,若是房子过户就跟QQ改密码这么简单,早崩盘了。

他说,你的观点是不应该碰。

我说,是的,可以参考我的观点,但是不要盲信我,当年玩比特币的,我给的建议全部是NO,现在看看,不是耽误人家发财了吗?

他问,数字货币是不是趋势?

我说,实物货币的数字化是趋势,但是依然是集权式的,中国在数字货币研究领域是处于世界前列的,我们总习惯性的认为政府的就是草包的,其实非也,我给你讲个故事,很多教育机构都试图颠覆传统教材,包括我自己也认为传统教材太弱智了,后来,我结交了一位忘年交,他就是教材组的,他跟我讲,国家集一流人才编出来的教材,难道不如一位野老师自己写的教材?教材是无比严谨的,就如同顶级医院一样严谨,但是人们貌似更容易迷信乡间老中医,是一个道理,所以他提到了一个观点,做教育市场,只能试图去辅助传统教育,而不能试图去颠覆传统教育,后来我想了想,教育市场真正牛B的,基本上都是辅助类的,还真没出现一家颠覆类的,这就如同新东方与疯狂英语。

他说,我懂了。

我说,在这个时代,你一定要坚信一点,国家是最好的背书机构,不要轻易绕开国家,明白不?

他说,这次来,我是有事找你商量的。

我问,什么事?

他说,我现在主要做冷链运输,跑珠海专线。

我问,奔驰货车?

他说,是。

我问,几年能回本?

他说,最慢两年。

我问,比飞机运输、火车运输、传统货车有什么优势?

他说,飞机一天,我们一天半,火车两天,传统货车更慢,一个月九个来回,货源是比较稳定的,主要是针对生鲜电商的跨区域调仓。

我问,你是想众筹?

他说,对。

我说,这个事我帮不了你。

他说,我是想众筹合作伙伴,例如你有钱,你买辆奔驰货车挂靠在我公司里,我们签订分成协议。

我问,为什么不贷款搞呢?

他说,贷款买车也是要付首付的,会加重我的投资压力。

我说,你可以找其他人尝试一下,我这里做不了,我跟你说实话吧,我在这个位置越久,越觉得坐不稳,所以我必须要做减法,做减法的意思就是不跟读者之间产生一毛钱的关系,只做纯粹的书写者,自媒体之死,基本上都是死在了钱上,咪蒙被封了,回来依然是满血复活,因为她充其量是受道德抨击,但是不会受法律约束,就是说,我们吹吹牛,没啥,大不了读者骂我几句,骂我是猪是狗都无妨,但是,假如我忽悠了他们做投资呢?他们可能一句话都不会多说,直接端起法律武器来扫射我,这是两者本质的区别。

他说,我与他们签订协议,车子又在他们名下,没有半点损失,对不?

我说,一句话,赚钱时,大家不会对我说声谢谢,赔钱时,大家一定想杀了我,就一句话,要不是相信懂懂,我们咋可能买个大货车呢?

他说,我觉得是个机会。


«   2017年9月   »
123
45678910
11121314151617
18192021222324
252627282930
控制面板
您好,欢迎到访网站!
  查看权限
网站分类
搜索
      友情链接
      • RainbowSoft Studio Z-Blog
      • 订阅本站的 RSS 2.0 新闻聚合

      Powered By Z-BlogPHP 1.5.1 Zero

      Copyright Your WebSite.Some Rights Reserved.